极夜永生

游戏万岁\(≧▽≦)/

血之念【蓝云】血族篇

      更了哦~不定期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这几天,易倾岚恐怕是在众血族里最不高兴的一个。
      具体表现在亲王大人把慕云轩亲手关进牢地里,还没事 的时候就来到牢地里来虐待这个人类一把。
      原因是一个叫“茫茫的莽莽”的梦魇舍弃他去找那个叫樱冢月仔的精灵去了。
      次日,易倾岚来到了地牢里。
      已经被打的伤痕累累的慕云轩抬起了头看着易倾岚,嘲讽道:“你还在意那个叫茫茫的莽莽的女人?不就是吸了我的血,你的心眼儿有针眼儿大吗?还是不是个爷们儿?”
       不擅长吵架的易倾岚只好怒视慕云轩,之后转过身摔门走了……
       这孙子到底是哪儿别住了?磨磨唧唧的跟一老娘们似的。慕云轩思考。
       城堡外的森林里。
       茫茫的莽莽飞到这片森林上方,确定没人搜到这片地方,才放心的落下地上。朝着森林中心走去,途中不时要避过某个地方,防止踩中陷阱。这陷阱的技能是精灵族部落:花丛中永生的秘传,踩中就等着被乱箭射死吧。
        正在忙活中的猥琐男们看到茫茫的莽莽回来了,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:
        “莽姐的脸色不太好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八成是被易倾岚那个王八蛋气的!”
        “月仔又可以装逼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哎呀!你们看啊!月仔脸估计要脸黑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?”
        众猥琐男安静下来,看着就算是炸毛也是杀伤力为零的月仔,笑嘻嘻的走了,留下来生气的茫茫的莽莽。
        樱冢月仔坐在茫茫的莽莽的身边,问:“搞定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搞定了,其实易倾岚那家伙也不蠢,就是有点搞不清自己的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……选一种死法吧,食物。”易倾岚坐在椅子上,苍白俊美的脸庞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妖娆。
        慕云轩被押在中央,抬起头鄙视道:“你搞毛线?威胁老子?告诉你大爷的,老子是不怕死的!狗日的滚出去!”
        易倾岚木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被骂了还这么开心。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:关着食物有何意义?自己追求的是快乐啊!以前杀个食物他比谁都利索,而现在呢?磨磨唧唧的不动手,还搞出这么多的误会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出于无奈,易倾岚唤来了血仆。血仆上前把铁锁解开,但慕云轩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 血仆有点懵:这位爷又是怎么了?
        慕云轩转过头,微笑:“还站着呢?滚出去!狗日的,叫你的主人过来请我出去!”
        血仆:!……
        接着血仆一边飙泪一边跑了出去:老子也是血族!也他妈有尊严!妈的阶级社会害死人啊!
        接着被易倾岚的兄弟们看见了,纷纷感叹:“这世道。”
        原本不想见到慕云轩的易倾岚,只好自己收场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迈着沉重的脚步,一步一步走向地牢里去……
【未完待续】

血之念【蓝云】血族篇

     第二次发文了,希望大家能喜欢看~

      【二】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滚你大爷的!谁要和你洗澡!”慕云轩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。
  易倾岚难得没接话,周围顿时安静下来,只剩下汩汩的水声。
  四目相对。
  ……
  五分钟后,慕云轩被盯着浑身发毛。但本着面子比命重要的原则,慕云轩依然与易倾岚对视着。
  但是又过了五分钟,慕云轩终于受不了了,说:“你看着我干嘛?”
  不料,易倾岚闻言游到慕云轩的身边,抬手开始撕他的衣服。
  “大爷的你干什么?”慕云轩下意识地挣扎。
“洗澡啊……不脱衣服怎么洗呢?”易倾岚笑了,轻而易举地制止了他的反抗。
  “啊!!!狗日的,你属狼的?”慕云轩发现自己已经不着寸缕,不由得老脸一红。但转念一想,大家都是爷们儿,自己害臊个什么劲。
  “喂,”慕云轩在想通之后大大咧咧地往水里一躺:“给老子搓背。”
  “这才乖啊。”易倾岚轻笑,迅速脱了自己的衣服。将手放在慕云轩的背上,轻轻地揉捏。
  等等,好像哪里不对。易倾岚的动作一僵:自己居然在给一个人类洗澡!!!堂堂的血族亲王干这种事,一旦传出去,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了。
  易倾岚在心里大骂自己没脑子,就想抬手起来把某个人拍出去,却发现慕云轩睡着了。居然是在陌生的坏境睡着的,都不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事。
  易倾岚突然笑了。人类真的是一种有意思的生物啊。
  “……”
  易倾岚把正在熟睡中的慕云轩抱起来,回到了房间里。半路上还迎来了他的自家兄弟暖味的目光和血仆的诧异的眼神……忍无可忍之下,易倾岚把他们轰出了自己的视野。
  没见过护食的吗?
  房间里,易倾岚把慕云轩轻轻放在床上,默默的看着他熟睡的样子。
  不久,一阵异样而又熟悉的感觉遍袭易倾岚的全身。
  “时间过了!不行了……好饿……忍……忍住!啊啊啊!”
  慕云轩被易倾岚突如其来的痛苦的叫声吵醒了。朦胧中,他感觉到有一道黑影向他扑了过来。脖子上先是传来了冰凉濡湿的感觉,接着就是锐利的犬齿插入皮肤的刺痛。
  “唔……能不能轻点儿,你丫的是饿死鬼投胎吗?”慕云轩还有点迷糊,却瞬间明白了现在的情况。
  “知道吗……没有人类的血我就会死,但是我舍不得你……我不想让你被我吸干。”片刻后,易倾岚不再吸取慕云轩的血液,却依然把脸埋在他的颈间。
  “那是……”易倾岚不经意间抬起头,瞳孔骤然收缩。
房间的窗帘并没有拉上,再加上红色圆月的照耀,房间里的景象被那个悬在空中人尽收眼底。
  “诶!听我说啊!你别走啊——”易倾岚放开睡意朦胧的慕云轩,跑到窗前大喊。
  可惜晚了,那人早已消失在了夜空之中。
  【未完待续】

血之念【蓝云】血族篇

    各位大家,我是第一次发文。请多多指教~

    地牢。
    随着门被推开,一个仆人走进来,点燃了蜡烛。
阴森森的地牢顿时被模糊的光晕笼罩,勉强可以看到中间押着一个貌样普通的青年:手腕和脚踝上都挂着沉重的锁链,几缕褐色的发丝凌乱地粘在脸颊上,眼中尽是鄙夷与不屑。
     他抬起头,语气不善:“你们这古堡是穷疯了吗?大爷的就把老子关在这种地方?”
仆人无奈的蹲下来,和慕云轩对视:“我劝你别乱动。不然主人会生气的。”
     “呵呵,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食物了……”地牢外传来一声低低的笑。
      仆人应声站起来恭敬的对着来者:“主人,您的晚餐准备好了,请慢用。”
      牢门再一次重重地关上,周围回荡着门被关上时的回声。窗外血红的月亮看上去越发阴森。
  浑厚的钟声毫无预兆地响起,回荡在空荡荡的城堡,月亮越发红得鲜艳欲滴。月色下,一群蝙蝠受惊后纷纷拍打着翅膀消失在了迷雾中。
  “午夜……该进食了。不知道我的食物准备好了没有?”易倾岚伸出苍白的手指抬起慕云轩的下巴,似非似笑地看着他。
  “滚你大爷!老子就没见过你这种没进化完全的低等生物!”慕云轩挣扎着,还没忘狠狠地啐了面前这个吸血鬼一口。沉重的铁链被扯动,互相碰撞的声音在地牢中显得格外清脆。
  易倾岚显然没想到自己的食物会在这个时候反抗,血红色的眼睛眯了眯,抬手抹去脸颊上的唾液,已经顾不上之前的优雅的姿态。
  “你他娘的算老几?我是血族亲王,你是哪根葱?”易倾岚吼。
  “切!狗日的,你仆人呢?怂了吗?”慕云轩反击。
“他?”易倾岚冷笑道:“就算他是仆人都比你强,更别提我……”
  “你以为你是谁?就算你是亲王,在老子面前也是个渣!”慕云轩活动了一下手腕,比了个中指。
  “操,敢说老子!!”二人异口同声。
  “狗日的,不许学老子的话!!”慕云轩喝道:“嘴巴抽了吧!!”
  易倾岚本来就不擅长和别人吵架,此时又被人抢了话,只得讪讪地闭嘴。
  与此同时,在门外等待命令的血仆郁闷得很:搞个毛线啊!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吵起来了?
  易倾岚自家的兄弟刚好路过,看到血仆正满脸黑线,不由上前搭话:“偷听呢?老易这次吃亏了吧?”
血仆脚下一滑。看个热闹就算了,能不能低调一点!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吗?
  凑热闹的易倾岗此时也被地牢内的动静吓到了。
  ……
  易倾岚现在有点火大。双手抓着铁链一抖,手腕粗的铁链在变态的力量前纷纷断裂。之后易倾岚揪着慕云轩的衣服,把人横抱了起来。
  慕云轩只觉得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,整个人都木了。
  这剧情不对啊!
  易倾岚看到怀中的人还在茫然,觉得有些好笑,之前的事早就抛在脑后。
  感受着属于人类的温度,易倾岚不由产生了将他据为己有的想法。可惜……红色的眸子黯淡下来:人类的寿命太短了。
  走出牢地时,一旁的血仆吓着了。他没看错吧?主人居然抱着食物出来了!!难道,主人的朋友说的是真的?
  易倾岚只淡淡的看了血仆一眼,就往城堡外的迷雾中的温泉池走去。
  “扑通!”
  “操你大爷的,扔个人轻一点会死啊!”慕云轩呛了几口温泉水,清醒过来之后就再一次开骂。
  易倾岚无视某个人的叫骂,嘴角不怀好意地一翘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  “干什么?”
  “洗澡。”
【未完待续】

我没事画个画,希望大家能指导一下。谢谢。【鞠躬】

这个人是谁?我搜来的图片。

我p的弦鬼的图片,不好看就别见怪。第一次发